寇世勳媽媽自己存老本 住養生村享清福

寇世勳媽媽自己存老本 住養生村享清福


傳統觀念認為住老人院是被子女遺棄,但現在要改觀了,因為老人院已不再是骯髒、陰暗的等死之處,而是寬闊明亮的度假村,充滿笑聲、歌聲、麻將聲,年長者帶著希望,享受人生最無憂無慮的樂齡歲月。本文專訪藝人寇世勳的媽媽齊家駿,與讀者分享最時髦的退休新觀念,以及她如何靠自己存老本入住養生村,享有尊嚴晚年的故事。以下是齊家駿口述的內容:




有人說我的一生很精采,可以拍成一部電影,但我認為自己是從天堂掉到地獄,再靠著爸爸教我的6字箴言:「誠信、良心、道德」,熬過谷底,把4個兒子拉拔長大,現在則是靠自己存下的老本享清福。

我的父親是腰纏萬貫的北京商人,開了8間舖子,相當於現在的百貨公司,家裡有4名傭人,22個房間,有前院、後院,豪華氣派,我可以說是一位大戶人家的千金小姐。

只是我小時候身體很不好,曾經得過天花,臉上、鼻孔裡都是膿包,很醜,叫聲猶如小貓,父親原本想把我活埋,媽媽捨不得,舅舅就死馬當活馬醫,拿炭火把我烤了3次,媽媽綁住我的手2個月,讓我不會亂抓傷口,就這樣把病治好了。

後來父親過世,長子為大,哥哥把我嫁給一名職業軍人,我跟著先生從北京去到青島。那時國共內戰,北京快失守,媽媽叫二姐夫送來一包很值錢的珠寶首飾,我怕被愛打牌的先生知道後挪用,就在浴室挖了一個洞藏起來。

剛撤退來台灣時,我幾乎天天哭,因為在台灣住的是政府配發的宿舍,只有10坪大,住不好、吃不好,還要自己挑水喝。由於從小沒做過家事,挑水就曾掉過20幾次水桶,後來陸續生下4個兒子,便認命的在台灣落地生根。
 

先生臥床  生活重擔一肩挑


小兒子4歲時,先生得了急性肝炎臥病在床,那時我在軍方單位擔任會計工作,每天中午要跑回家煮飯、餵先生吃飯,還要趕去學校幫小孩送便當,等到我要吃飯的時候飯菜都涼了。半夜,我要起來幫先生翻身兩次,背部才不會長瘡,那時每天只能睡3個小時,體重從63公斤掉到50公斤。

帶先生去醫院回診的時候,醫生說我把先生照顧得很好,我聽了卻難過的掉下眼淚說:「照顧他,我的命都快沒了!看看我的手,這哪是千金小姐的手,根本就像是老太婆的爪子手。」

先生病逝後,我一邊工作,一邊帶小孩,每天晚上只有吃飯的時候能和小孩說2句話,我就利用這短短的時間教導他們做人處事的道理,尤其是把父親教我的6字箴言教給兒子們。我每天都在想:「怎麼把小孩帶大?」所以有好幾年天天睡不好。

為了活下去,我把一半的首飾賣掉,換成現金存在銀行裡,那時候銀行利息很高,就靠著利息和微薄的薪水把孩子養大。我3個兒子都當軍人,只有老二寇世勳從小喜歡戲劇,後來成為家喻戶曉的大明星。


經濟自主  享有居住選擇權


雖然兒子各有成就,也都成家立業,生了12個孫子,但我喜歡自己一個人住,自由自在,累了就在沙發上睡一下,怎麼舒服怎麼穿,也不用看別人臉色,想吃飯就到住家附近餐廳找吃的。

但是後來摔倒,傷到腰椎,背駝了。兒子擔心我一個人住會發生危險,聽說長庚養生村很不錯,帶我來參觀,我看了3次,最後看上現在這個房間,就決定住進來了。

這裡空氣很好,屋裡有4個緊急電鈴,不舒服按個電鈴就有人上來看看你,晚上也有人值班,三餐都有人料理,很方便也很舒適,兒子離這裡也近,常常帶我喜歡的食物來陪我,一晃眼在這裡住了6年,我今年86歲了。

住養生村的錢都是我自己付的,從來沒有跟兒子要過一毛錢。相反的,4個兒子的房子都是我幫忙出錢的。大兒子在台北虎林街要買房子,我就賣掉一只兩克拉的鑽戒幫他付頭期款;寇世勳拍戲說要買房子,我也賣了一只玉鐲幫他付頭期款;三兒子在天母買房子,說付了訂金要我幫忙付頭期款,不然訂金就拿不回來;小兒子在台中買房子,我也幫忙出錢。

我很早就認為養兒無法防老,所以從年輕就開始存老本,有錢就儘量存,買東西從來不分期付款,更不會用信用卡刷卡,積少成多,也存了一筆養老金。我建議年輕人,不管薪水多少,一定要存錢,因為有老本才有尊嚴,才有退休居住選擇權,我都跟兒子們說:「別惹我喔!不然我把你們全家開除(斷絕關係)。」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gv3088 的頭像
cgv3088

長庚養生文化村-樂齡新視界(長者退休的樂活銀髮社區、老人住宅)

cgv308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