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報1  

    「人一生只能活一次,有什麼可懼怕呢?我的書法若能開拓人生境界,人即使不在世上有何關係?只要我的書法還在,那將永不滅…」-黃少甫

    農曆年間,在養生文化村馮伯清伯伯家門口發現一副春聯,字跡筆勢縱逸流暢,寫著「春風拂面千山秀旭日初昇萬里紅」,而他家牆上貼了幅空軍軍歌篆刻與書法撰寫的歌詞,只見軍歌歌詞「凌雲御風去,報國把志伸……」古樸的篆印字體,將豪邁之情盡付刀下且留情於方寸之間,直讓人嘆為觀止,細問之下得知這字是出自養生村74住民的黃少甫伯伯之手,多年前曾是美國洛城的風雲人物…。因著這筆墨線條之美,讓人不禁想了解黃少甫過往習字及篆刻的過程,聆聽他的生命經歷與故事。

 

字裡行間的狂放不羈

    黃伯伯的祖父為清代有名的收藏家,擅長篆刻、繪畫,曾與廣東嶺南畫派先祖居廉共同作畫,他父親希望這家學淵源的書藝不要失傳,於是3歲時,擔任工程師的父親就為他量身訂做桌椅讓他習字,初臨歐陽詢、顏真卿、柳公權、褚遂良的帖,他笑著說:「很難想像一個愛玩的孩子竟能坐得住,乖乖寫字。」

    小學時,他曾參加合唱團,他初三前不愛唸書,高中突然開竅,學校的課業他盡心投入,為了前途和理想,他報考理工科系,但畢業前因批評時局惹了麻煩,以致於留校察看,於是他進空軍軍校一年,後來考大學時考上師大數學系,他覺得索然無味就轉國文系,國文系的詩選習作,他總要寫上十首,除了自己的一首之外九首是要「護航普渡」同學的。在國文系時,考試前十分鐘,他總愛拿本武俠小說在他同學面前看,考試的結果不僅高分過關也讓同學們跌破眼鏡,「可是他們都不曉得我在家K書K得有多兇,因為我以前習字時就有接觸文字學,自然駕輕就熟。我年輕時曾因狂野冒犯了別人卻不自知,現在覺得自己實在不足為外人道矣!」

 

民族大熔爐的文化衝擊

    畢業後,他曾先後在屏東中學和新竹中學教書,後來考上師大國文研究所碩士班及博士班,1968年因不滿國民黨壟斷職場,於是出國改讀資訊科技,畢業後他也曾敎過書,但實在不敢領教美國的嬉痞文化,也無法忍受那種學生一上課穿著短褲,露出毛毛腳架在椅背上對老師的羞辱與種族歧視,於是他走出校園,在各大公司擔任電腦工程顧問及航太工程師,至2002年退休。1983年,他為了帶領兒子參與體育活動而自任足球及棒球教練,同時亦擔任各種志工。擔任中文學校校長期間,教授學生戲劇、相聲、詩歌朗誦、書法篆刻等,也擔任南加州中國大專院校聯合校友會會長,聯合校友會是洛杉磯最大的「新僑」(留學生與移民)團體,有別於世居洛杉磯有二百多年歷史的「老僑」。

 

波瀾壯闊話當年

    「人在海外,民族情感比較容易凝聚,為使「新僑」能和「老僑」平起平坐,我曾擔任義警、擔任翻譯,參與當地警察執勤,發覺有些本來是種族歧視的事件,其實源自於文化背景不同而引起的誤解;我也曾支持一名被解雇的圖書館館長,幫他向有種族歧視的德裔圖書館董事長討回公道;1994年洛杉磯大地震時,曾籌款幫助當地災民與救世軍Salvation Army合作發放救難物資;該年冬天募捐到幾百條毯子,並發起冬令救濟活動發給每位街友一人一條毯子及食物;奧運期間美國政府不准我們拿中華民國國旗,我們就拿青天白日的國旗和潮州會館手拿五星旗的老僑們對陣分庭抗禮;也曾抗議印尼排華暴行,集結數百人上街遊行示威喊話;千島湖事件時曾聚集一百多人在中共領事館前抗議、向日本抗議慰安婦事件並為侵華戰爭求償…。因著民族意識的熱忱也激起海外僑民風起雲湧的迴響,90年代讓人引以為傲的是我們曾幫助弱勢的海外僑胞,向西方主流社會爭取權益認同華人。」黃伯伯平靜的訴說當年的熱血事蹟。

 

無限生機

    鋼鐵般的意志終究敵不過病魔的摧殘,黃伯伯於2006年罹患鼻咽癌,歷經治療後深感人生無常,領悟與其為生死所困,不如開創無限生機,享受隨心所欲的快樂人生,因此於2008年在洛僑中心舉辦首次個人書藝展,主題為無限生機(My Endless Life)

    為了養病,黃伯伯也積極尋覓終老的所在。「在美國,朋友們爭相以電子郵件傳頌介紹,長庚養生文化村在海外已是膾炙人口。在美國,一年護理之家費用為七萬美金,折合臺幣約二百多萬,深覺自己若留在美國,會造成家人經濟和感情上的負擔,實在不想看到太太用心為我準備一桌菜,而我一樣都無法吃的失望表情,因此我告別在美國的妻兒,孤家寡人來到養生文化村。在這裡有完善的醫療團隊、廣大的綠地和完善的居住環境,這是洛杉磯老人公寓所沒有的。」

    「住在這裡已一年多,來看我的朋友們也將養生村照片好康相報的轉寄週知。」曾有一度因手麻無法動筆寫字的黃伯伯曾引以為苦,在本院醫療團隊悉心治療下漸有恢復。即使在病痛中,也未曾忘卻喜愛的書法。他曾收了三個向他學書法的銀髮學生,有一位銀髮長輩原本無基礎,但經由他調教後勤於練字,也寫出一幅極富巧思的嵌字對,贈送給老頑童合唱團的指揮純美老師,這些都讓他頗感安慰。

 

養生「文化」村

    「當那些十萬青年十萬軍的學長們在1949年從大陸撤退來台時,我才11歲;就像現在,70幾歲的我在養生文化村8、90歲老人家中還算年輕,因此不像學長姊們對苦難大時代的無法忘卻;相較之下,我比較喜歡和志工服務人員、大專實習生、年輕的養生村行政人員聊天,也常提出建議,他們也很有耐心的聽我打屁!」黃少甫伯伯笑著說。

    因著對文化、民族情感的滿腔熱忱,即使目前仍在與病魔抗戰的黃伯伯仍舊語重心長的和我說:「養生文化村是王永慶先生想提供長輩文化傳承發展的機會,希望長輩們貢獻智慧薪火相傳,兼具有「養生」及「文化」的功能,但文化怎麼帶出去?又怎麼帶進來?倘若可以增加經典、精,層次更高的文化活動應能提升本村整體的文化水平。舉辦展覽、講座需要有講師解說、引進樂團表演需要有避免回音的硬體配套設施、舉辦讀書會需要有人參與,我常和工作人員說,在提升文化層次上,趁我有生之年可幫上忙的,我願竭力去幫,只怕倘若有天我不在這世上,即使想幫也幫不了。」

 

文化不死  只是需要提升

    曾歷經西方文化洗禮40多年的黃少甫伯伯,晚年落葉歸根時,仍對經典藝術文化有使命感,還熱心的想盡一己之力,提長庚養生文化村的文化層次,到一個歷經大時代苦難的長輩在病中,仍對文化傳承念念不忘,實在令人感動,衷心希望他的理想能早日實現。

 

黃少甫伯伯小檔案:

l          黃少甫現年74歲

l          畢業於台灣師範大學國文系及國文研究所,1968年赴美改讀資訊科技。

l          曾任教於各中學、母校國文系、北卡羅來納大學及維蒙州明德學院。各大公司工程顧問、休斯飛機公司資深工程師、波音公司資深工程師。

l          曾任北橙中文學校校長、北橙華人協會會長、南加州師大校友會會長、南加州中國大專聯合校友會會長、華美民權聯盟副主席,美國中華藝術學會會長、僑務顧問。

l          現任中華藝術教育基金會會長及美國中華藝術學會顧問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gv3088 的頭像
cgv3088

長庚養生文化村-樂齡新視界(長者退休的樂活銀髮社區、老人住宅)

cgv308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