鄧麗君飄逸的歌聲「小城故事多,充滿喜和樂」,

在養生文化村裡,老頑童合唱團把它改為「養生村故事多,充滿喜和樂」。

在養生村裡眾多的阿公、阿嬤聚在一起,發生的故事之多,自然也就不在話下。

這些故事有酸甜苦辣,喜樂悲愁,但一經生活淬鍊,人生皆盎然成趣,當然也就「充滿喜和樂」。

老頑童之歌不是唱著:「快樂的心催促我們勇敢向前走,洋溢歡樂的聲音!」,

所以不論這些故事發生在誰身上,最終大家的感受都是一樣,

因為在養生文化村,大家「健康齊步走」,「老頑童」不只是我們的稱號,更是我們的寫照。

 

 

話說某晚十點左右,當我正輕鬆地準備就寢,突然間想起仍需至廚房拿雜物,

由於物品在櫥櫃高層,於是搬了一個小凳子放在櫥櫃前。

在踩上小凳子準備拿物件時,身體冷不防地向右一側,

竟然從小凳子往牆柱方向摔了下來,右臉龐撞到牆柱角後,我就跌倒在地上。

當時我神智清醒,毫不驚惶,也不覺疼痛,就坐在那兒,準備稍後再站立起來。

 

 

突然間,察覺到自己無緣無故地流鼻水,用手一摸,竟是鮮血,

再往地上一看,已有一大堆鮮血,睡衣上也是,這時我才驚覺到大事不妙,

連忙叫醒熟睡的老伴,他立刻按急救鈴,同時我也從地上爬了起來,將頭抬高,走向近處的長沙發,準備躺下來。

奇怪的事發生了:在我到達沙發前面的那片刻,我突然感到流血停止了,

於是我就躺在沙發上,靜待急救人員的到來。

 

 

沒一會兒,服務人員許先生已來到門口,並立刻幫我量血壓。

我知道自己一定沒有太大問題,因為我的血壓一向正常,

而且在摔倒時,我也非常的鎮定,不過我還是讓許先生測量,結果當然是血壓正常。

他屢次很貼心地問我有無頭昏或噁心的感覺,後來許先生協助我們搭電梯到地下室,救護車已先在那兒等候。

到林口總院急診室後,許先生協助我掛號及辦理就醫手續,最後檢查結果正常,

於是拿了藥,搭車回養生村,到家時已經是深夜兩點。

 

 

為使內部出血停止,我第二天開始冰敷右臉,48小時後改為熱敷,以加速肌肉與皮膚恢復正常。

在熱敷後,無意間攬鏡看見自己的右臉,鏡中的「花臉」真把我嚇壞了!

我的右臉像一個調色盤,上有各種不同程度瘀血的顏色,

調色盤中央,有一條筆直的黑線,由眼角骨與眼球之間的地方往下,經過顎骨,到右嘴角,

這條黑線非常明顯,可以看出是瘀血最嚴重的地方,也是當初猛撞稜線的地方。

 

我由不得讚美感謝神,因為若非神在冥冥之中,用祂大能的手把我托住,使我在猛撞時,只撞到眼角而非眼球。

當任職外科醫師的兒子見到這條黑線與「花臉」時,他也稀奇神的作為。

此外,我的鼻子怎麼會突然停止流血?

平時我們打針後要用手指壓住注射傷口,才能止住流血,

而我此次根本不知道是那裡的血管破裂,當然不知去壓何處,

而且這次流血的速度很快、量也很多,怎麼會突然就不流了呢?

更奇妙的是:這次意外,由始至終,都沒感到疼痛,也沒驚慌,一直是以平常心來看待,好像此事是發生在別人身上。

我不得不聯想到聖經的金句:「因祂要為你吩咐祂的使者,在你所行的一切道路上保護你,

他們要用手托著你,免得你的腳踫在石頭上」(詩篇9110-12節)

 

 這次意外,也帶給我一些寶貴的體驗和感受:

 

 一、護理常識需要增加:

 

 因為我一向身體健康,所以對護理常識不太注意,

但現在年紀已遠超過「青壯年」,已是「老年族」所以非要趕快「惡補」不可。

 

從這次撞牆的經驗中,我學到了有外傷時要先冰敷,24小時以後再熱敷。

此外,養生村時常舉辦醫學講座,可以學到許多護理常識,

再加上村民們相互交換「養生之道」的資訊,也是我學習的另一管道。

 

 

 二、養生村的緊急救援服務值得讚佩:

我一向對急診室採取敬鬼神而遠之的態度,這次撞牆意外之禍,

我不得不體驗這「新經驗」,養生文化村的緊急救援服務實在很讚!

戶內每個房間都設有緊急按鈴,事發當夜,服務人員許先生在數分鐘內趕到,而救護車也是隨即就到。

到達急診室後,許先生亦協助我掛號及就醫,在我感謝許先生愛心和耐心的服務時,

他卻客氣的說:「這是應該的,是他的責任」。我覺得身為養生文化村的村民實在很幸福,不需為急診就醫而擔憂。

 
 

三、朋友的關愛:


當朋友們看到我像調色盤的右臉時,都大吃一驚,

大家都睜著驚訝的大眼睛問我到底是怎麼一回事,我就毫無表情地說「家暴」,

於是他們會發表「高」見。有人說:「我才不相信,你先生不是那種人。」

或開玩笑地說:「如果真的有家暴,受傷的恐怕不是你……」,

最好笑的是我兩歲半的孫女,她見到我的臉後,覺得好可怕,立刻躲到她母親的身後,

最先是整個人呆立在那兒,後來她好像想通了,就跑到我的面前,

用她小小的食指正對著我的臉說:「阿嬤,你一定很不乖(她以為我是因為不乖而受嚴重處罰)。」

總之,我受到很多村友的愛護與關心,大家對我受這麼大的「苦難」都很捨不得,

並且警告我,以後不可以逞強,一舉一動都要小心,絕不可再摔了。

四個星期後,瘀青巳褪去,皮膚也已恢復原狀,有位朋友開玩笑地說,

我一定去了四川一次,把這麼可怕的臉「一變」回到原來的真面孔。

 

同時也深深感到身為養生文化村村民是多麼幸福,

因為我們不但有好環境、好設備、好空氣、好醫療服務、更有溫馨的人情味。

友人問我,為什麼摔了跤還這麼開心?因為很感恩、很滿足、自然就很喜樂。

 

 我衷心地感激這次驚而無險的意外,讓我親自經歷「神」的恩眷。

引自長庚醫訊33期第5卷   養生文化村住民陳家莉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gv3088 的頭像
cgv3088

長庚養生文化村-樂齡新視界(長者退休的樂活銀髮社區、老人住宅)

cgv308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